23项降成本“清单”兑现 数万亿元红利直达实体

23项降成本“清单”兑现 数万亿元红利直达实体时至岁末,国家发展改革委等部委对全年降成本“清单”任务完成情况和落地实效展开摸底调研、分析研判,并开始酝酿明年降成本工作的思路。目前来看,今年7月发布的全…

23项降成本“清单”兑现 数万亿元红利直达实体

时至岁末,国家发展改革委等部委对全年降成本“清单”任务完成情况和落地实效展开摸底调研、分析研判,并开始酝酿明年降成本工作的思路。目前来看,今年7月发布的全年23项降成本举措已经悉数落地,全年新增减税降费将超2.5万亿元,再加上降低物流、用能等成本,合计数万亿元降成本红利直达实体。展望明年,业内指出,将更多用改革的方法来向降负要空间,例如通过税制改革来获得减税的进一步空间。

记者获悉,国家发展改革委经济运行调节局日前召开2020年降成本工作部门座谈会,系统梳理和总结了今年以来降成本工作取得的进展和成效,讨论了当前降成本工作面临的难点和问题,商讨了明年工作思路和初步考虑。工业和信息化部、财政部、人民银行等27个降低实体经济企业成本工作部际联席会议成员单位参加会议。

今年7月,在统筹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的背景下,国家发展改革委、工业和信息化部、财政部、人民银行四部门联合印发《关于做好2020年降成本重点工作的通知》,23项重点任务涵盖了税费、物流、融资、用能等多方面减负内容,为全年降成本细化了路径图,明确了任务书。

目前,清单任务已经悉数落地。例如,在减税降费方面,今年以来,财税部门发布实施了7批28项优惠力度大的减税降费措施,其中既有支持疫情防控保供的应急措施,也有帮扶受疫情影响较大困难行业的措施,还有支持企业复工复产的措施,特别是聚焦帮扶小微企业渡过难关,进一步加大税费支持力度。这些政策措施加上去年大规模减税降费在今年形成的翘尾减收,预计全年为企业新增减负超过2.5万亿元。

交通运输部数据显示,今年上半年降低物流成本超过990亿元,超过去年全年。交通运输部副部长戴东昌曾在发布会上表示,通过优化政务办事流程,深入推进交通运输物流简证减费、提质增效,预计今年全年降低物流成本1300亿元以上。

电价是一般工商业、大工业用户最为敏感的生产要素。在前两年分别降低10%的基础上,今年我国再次实施一般工商业电价降低5%政策。与此同时,支持性两部制电价政策、降低5G用电成本等“大礼包”也相继推出。预计全年减免电费超过1100亿元。

在各方面的共同努力下,降成本系列措施落实有力,政策效果正在逐步显现。今年我国各项经济指标能够陆续“转正”,经济持续稳步复苏,离不开降成本发挥的作用。

以市场主体感受最明显、受益最直接的减税降费为例,1-10月,全国新增减税降费22301.61亿元,其中新增减税7461.12亿元,新增降费14840.49亿元。

“总的看,今年为应对疫情实施的减税降费政策,无论绝对额还是相对GDP比重,从世界各国看都是比较大的,”业内权威人士指出,大规模减税降费通过强化阶段性政策,与制度性安排相结合,释放大规模减税降费红利,有效对冲疫情影响,对支持疫情防控、帮助企业渡过难关、促进经济恢复增长发挥了重要作用。

“企业在减税降费、金融支持等助企纾困政策方面的获得感在不断增强,”国家发展改革委新闻发言人孟玮16日指出,调查结果显示,11月反映资金紧张的制造业小型企业占比为42.3%,比上月下降2.6个百分点,是今年以来的低点。

厦门大学中国能源经济研究中心教授孙传旺对《经济参考报》记者表示,今年以来降成本政策的最大特点是“多角度、全方位、强实效、提质量”,既包括了减税降费、金融支持与降低制度成本等宏观层面的政策,也覆盖到了用地、用工、用电、物流以及生产工艺等企业具体成本与细节开支。从运行的成效上看,降成本措施有效对冲了实体企业生产经营所面临的压力,促进了经济社会的整体复苏与平稳运行。

记者了解到,下一步,财政部、税务总局等相关部门将加大指导和督促力度,继续密切关注各行业税负变化,跟踪做好效果监测和分析研判,研究解决地方和企业反映的突出问题,帮助企业用足用好政策,更好地促进企业复工复产和经济平稳运行。

孟玮表示,疫情和外部环境仍存在不确定性因素,一些行业恢复状况还不是很乐观,部分小微企业、出口企业依然面临不少困难。对此,发改委将持续加强跟踪分析,落实落细相关政策,巩固经济恢复的良好势头。

目前,相关部委和地方已经开始研究酝酿明年降成本的工作思路。业内专家指出,预计明年将更多用改革的方法来向降负要空间。

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院长刘尚希表示,目前来看,减税降费举措中有一些阶段性的政策安排,今后涉及到体制如何健全的接续问题。减税也应该和税制的完善结合起来,包括社保体制的改革,税收收入制度的改革等,明年要更多通过税制改革来获得减负的进一步的空间。

“未来应适度降低间接税比重,适度提高直接税比重,”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、国家统计局原副局长许宪春也指出,适度降低间接税比重,有助于企业降低生产成本,发挥税收公平的作用;有利于前期投入大的新经济企业降低税负,促进新经济企业成长。

“未来继续加大降成本的力度,保障措施有效的前提是良性发展,解决的关键在于进一步优化资源配置,促进要素价格合理化。”孙传旺指出,要运用结构方式与机制体制的转变,从根本上提高效率从而降低成本,拉动经济高质量发展。“最终要通过政策推动将改革红利送到实体企业,提振企业发展信心,增强经济运行内生动力,这才是降成本的最终目的。”(孙韶华 王璐)

责编:张靖雯